一个博士眼中的东北: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夜壶

三百多年前的“闯关东”是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迁徙之一,今天,“逃离东北”则似乎有直追逆袭之势。企业破产、生育率下降、人口外流,曾经的共和国长子、中国工业的摇篮,插根筷子都能发芽的黑土地到底怎么了?


1
说东北有四个老人打麻将遭遇煤气中毒,被送到火葬场,一看前面排了十个人,然后,局长的一个电话,直接第一个给烧了;处长的一个批条,第二个烧了;科长塞了五百块钱,排在第六烧了;烧完十八个的时候,第四个人—老百姓的亲爹,缓过来一口气儿,活了!

最后一个为啥不是十四号?前面又送来几个有关系加急的!在东北办事如果不找熟人,一切都走正规流程,那只有一种结果:前面永远有插队的。

在东北,无论是经商、就业、办事、升学、工作,几乎都离不开托关系,到处盛行潜规则。

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东北各个领域都出现了逆淘汰现象:能做的比不上能说的;有能力的比不上会搞关系的;有资质的比不上有背景的。

2003年以后,政府部门就很少有凭本事干上去的干部,不是靠父母亲戚,就是靠战友同学,要不就是金钱开路。一些官员子女大学毕业几年就当了处长,不到三十五就当了副局长,超常规升迁靠的是其父母手中权力,损害的是吏治公平和晋升渠道的公平。东北地区的公务员被分成三等,一等是官员的子女,进最好的处室,干最俏的活,前途一片光明。二等是父母认识点儿官员,通过打点,可以干正常的活,熬到年头也可以晋升。最末一等是靠自己本事考上去的,干最累的活,在单位最受排挤。一个辞职南下的朋友博士说,有专业需要的时候,领导请客,同事恭维,论文上面写上领导的指示,还要落上别人的名字。活儿干完,升职或分钱就都没你事儿了。人家去国外考察,都不带你这种穷鬼书呆子,嫌跟你聊不到一块儿去。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夜壶。

2
2005年以后,东北盛行起一个奇怪的政策:政府官员可以直接到国企任职,拿国企高薪。一时间,一些晋升高级领导无望的处级、副局级,纷纷托人花钱以调任或挂职锻炼名义转入国企。某制药企业领导班子几乎全是政府派来换马甲的,满脑子阶级斗争、主义纲领的“红又专”摇身一变成国企高管,根本没有耐心去做管理和研发,只热衷政绩工程和招标采购,导致骨干人员流失,拿不出像样的产品,结果就是连年亏损。这种调任,是公权力对优质社会资源赤裸裸的掠夺,不仅践踏了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,而且压制了企业原有人员的上升空间和积极性。一个几十亿资产的国企,一把手年仅30岁,原因是其父亲是政府高官,其每天工作就是打手机游戏。两位副总一是以前某副市长的司机,初中学历,另一个以前是餐厅服务员,其老公是某领导秘书。大批因为上面或下面有人,“一日成功”而身居高位拿高薪的男男女女,间接导致了东北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。

某企业,全国同类城市这类公司只有40个人左右,在东北,员工多达300人,光综合行政人员就一百多,四分之一不来上班,有的人则十年不来一趟,工资、福利、劳保一分不少。

某副省级城市的轨道交通系统,公司2000人,有800个属于“推荐”人员。所谓“推荐”人员就是通过各种关系不经考试直接进来的,两三年后,重要岗位多被这些人占据。

用人的不公平蔓延到各个领域,企业背着巨大包袱逼走了真才实学的人才,在一个个走马灯似的领导指挥下,急剧亏损。

3
在东北,民营经济想发展起来难于登天。不仅国有经济成分庞大,而且政府抓权的程度让人无法想象。某省会城市,44个委、办、局居然43个有行政处罚权,抓权的心思有多重!抓权的目的是什么?还不是最后抓钱!抓谁的钱?当然是老百姓的钱,国家的钱轮不到基层部门的。

某城市停车位奇缺,政府不设法多建停车场,却将许多公共道路的停车位委托给一些莫名其妙的公司,这些公司未经人大批准,就将许多原来可以免费停车的道路圈起来,收取一小时五元、三元的停车费用。同时发动全市数千交警,每月一次或每年几次“严打整治”,睁大眼睛专盯各类车辆压线违停违规,生怕罚的不够,还给每个交警下达2000元每天的指标,罚不到扣奖金。

这还不算,该市觉得交警出动的人力物力太大,于是打起高科技的主意。不到一年时间,大街小巷装上了数以万记的违停拍照系统,政府不用花一分钱建设,也不用出一个人维护,全部都是企业投资、企业维护,罚了款,政府和企业一家一半!数据显示,年罚款金额百万级别的摄像头就有数十个之多!

还有就是,给有关系的相关人员、团体“销售”几本违停罚款条子,“租借”几套运管制服、车子,一时间整个城市除了带黑袖标出殡的,都有权对你执法!清洁工、保安、城管,拎着照相机拿着违停单满大街创收,你下车走十步再跑回来都来不及!赤裸裸的趋利执法让人民怨声载道,但也只能在心里骂祖宗。保安见了小偷不一定管得了,揍你还是有一定心得经验的!

越是下级城市,比如县城,驱利执法越严重。三公里双向八车道上二十多个信号灯不说,限速一段30、一段80,保证让你开着导航提示都来不及踩刹车。老王在北京、上海开车十年,加起来违章也就十个八个,回东北开了三个月,罚款三千多,扣分二十多!

当然,找“关系”之后,可以看你“关系远近,靠山软硬,礼金厚薄”来祈求折扣,价钱和分数都可以商量—很多违章都是站在罚与不罚的中间。

4
如果说这些趋利性执法是小菜,或者开车的并不是全体居民,采暖费一事就更能看出与民争利的嘴脸。

2009年以后,全国煤炭价格逐年下滑,从2009年的高峰1000多元每吨下降到现在200元,而东北各地冬季取暖费却年年居高不下,直到2015年,迫于舆论和民愤,才进行了微不足道的下调,之后又下调了供暖温度标准。同时期,煤炭价格跌了足足五分之四!

甚至某县建成的热电站想要并入供暖管网,都因种种理由被拒绝,只能让热力白白浪费掉。这一切的原因,是因为这些供暖企业,大部分都是有特殊渠道或特殊关系才得以进入的,不是有领导子女经营就是有领导亲属领取顾问费。这和许多城建、工程、绿化项目一样,这些商人要么是领导子女,要么是领导子女亲戚在里名义任职,花钱养这些人,就是为了获得特批的资质甚至就是为了公关逃避“检查”。在工程建设领域领导插手招标的就更多了,某国企才成立三年,就有四任高级领导因为招标锒铛入狱。

顺带说一句,越穷的地方政府对修路越情有独钟。不管多好的路,每年必须翻新修一次。几乎每一个产业单一的二三线城市,每年春夏都会因为修路而发生交通拥堵。所以东北有这么一句顺口溜:儿子修路孙子建桥,七大姑八大姨尽情刨!

每一个政府建设的大型项目,每一个大型国企,打着发展本市经济的名义,背地里是各委、办、局官员输送利益、安排子女任职的渠道,掌握了企业发展和管理的话语权,就等于间接掌握了进人、招标、采购等利益链的权益。毫不客气的说,东北地区的国企,大部分人员都是非正规渠道安排进来的。

奇怪的是,很多官员因为工程、财政、建设、公款等项目落马,却很少有人因为安排人员而进监狱。而优质企业进一个人明码实价,例如三甲医院进一个医生要30万-40万,护士要20万-30万。大学里的工作人员和优质国企也是这个价格。这种明码实价导致进入人员水平参差不齐,既无法有效管理,也很难开除。除了很少一部分比较注重管理和效益的国企,大部分中小型政府企业就是因为无限制安排人员,导致亏损和破产。而安排这些人员的人员,接受了巨额贿赂最后全身而退!查一查这方面的情况,东北至少又要有几万名官员身陷囹圄。

好的岗位被能力平平的人占据,有才能的人只好远走他乡。一位朋友感叹在沈阳这样的装备制造之都,都招不到一流的工程师,原因一是工资连北上广深的一半都不到,另一个就是上升空间被堵死。反过来,东北籍的北大清华毕业生,就几乎没有愿意回东北的!

如果不是多年的潜规则、逆淘汰已经到了一定阶段,东北何至于人才流失如此严重?东北的没落,始于计划经济被市场经济替代之后,以计划经济国企为核心的东北经济被淘汰是必然结果,如果十五年前认识到这一点,东北早已振兴,如果八年前认识到这一点,东北也许还有希望…而如今的情况是:振兴东北=振兴国企。这成吗?

一家老国企响应号召开展互联网电商销售,9月初提报双十一促销方案,直到11月末才批下来,批下来后不去做促销还不行,于是只能废弃双十一的方案又去申报双十二,销量可想而知的惨淡!随即物流和佣金的结算,简直让人游走在崩溃的边缘,试想一下,一张对账单走了一年的财务核对流程,三张发票又走了半年多审核流程,十几万元的金额,折腾你往返十数次,加盖几十个公章!

••••••已被阅读(233)次

作者:Cavin Ma 休斯顿•易生活网 站长

作者:Cavin Ma 休斯顿•易生活网 站长

来自哈尔滨,自2009年来休斯顿工作和生活。曾经久居医学中心7年之久,现定居Pearland梨城,熟知地产行情,太太是这两地经验丰富的地产经纪人。从一个人怀揣三千美金来美国,到现在全家四口买房定居,深知来美国打拼之艰辛。把自己在美国生活的经验和感受总结成“休斯顿•易生活网”,希望能够对华人朋友有所帮助。我做过博后,DIY过EB1A绿卡爱烧烤爱钓鱼钓螃蟹懂房地产爱网购,爱总结回国礼物,对美国保健品也有相当的研究。有事您找我:微信:wecareshare    QQ 2090689590邮箱 ezthelife@gmai.com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